:::

華梵大學校務施政方針

:::

華梵大學教務施政方針

  

接軌產業與社會:未來大學的想像與實踐
華梵大學教務長蔡傳暉
大學分科學習的方式已經落伍了
2015年,台灣一家電腦字型設計公司「就是字Justfont」,為了開發金萱字體,在網路上進行募資。原本計畫募資150萬元,沒想到不到76分鐘就達標了,不到兩天已經募到1800萬元。Justfont要研發的是一種能夠代表台灣,反映台灣文化特色的電腦字型。
Justfont 的創辦人葉俊麟從眾多應徵者中,挑了剛從中文系畢業的蘇煒翔,成為這家公司的共同創辦人。從小篆、漢隸、魏碑到唐楷,漢字字型的演變反映了不同時代的風格,中文專業者的文化涵養,能夠為字型的開發賦予人文的意涵,所以 Justfont需要他的加入。
開發電腦字型,到底是屬於哪個專業呢?資訊系、中文系還是美術系?其實當今的新興產業很難直接對應到某一個特定的專業領域,每一種產業都需要有不同專業背景的人共同參與,產業與社會需要的是具有跨領域對話能力的人才。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產業與社會已經改變了,未來許多工作會消失,新的工作會誕生,大學分科學習的方式已經落伍了!
台灣從代工產業走向創意加值產業,傳統專業人才的養成方式不足以因應產業升級的迫切需求。伴隨科技的快速發展,新世代學生的學習本質也產生巨大的變化,由於網路資料蒐集的效率遠高於依賴圖書館的年代,傳統傳遞知識的課堂教學已逐漸褪色,傳統教學方式不再能夠激發學生的學習熱情。因此,教與學的方式必須改變,強調問題解決導向的專題式學習(project-based learning)、行動導向、跨域整合、翻轉教室,已是必然的發展趨勢。為了發展新世紀的課程與教學,我們必須打破學系本位的僵固結構,並鬆綁管理主義思維下的教務制度;為了回到產業與社會的現實人間,大學必須引進產業資源,與教學部門合而為一,進行結構性的改造。
人才培育模式的變化:教學與產業合一
傳統大學人才培育的模式是以專業知識的系統性學習為主,學科本位的人才培育方式,無法面對未來社會的快速變遷,我們必須回到「產業與社會」的角度,重新規劃課程與教學;以專業學科為中心的組織架構,無法滿足以學生為主體的跨域學習,必須調整院系組織架構及運作方式。
過去為了彌補學校與產業之的落差,引進業界教師,協助學生業界實習,然而這類補充式的「產學合作」模式成效有限,無法根本改變課程結構與教學模式。因此,必須朝向「產學合一」的方向進行結構性調整。每一個學院同時兼具學術性質與產業性質,同時進行教學與生產等兩個不同性質的任務;以產業部門提供學生學習資源與經費,支持教學部門之運作。
華梵大學是一所小型的精緻大學,學術領域涵蓋工程、管理、人文、藝術、設計,相當多元。然而就產業發展的角度而言,必須選定一項核心產業來發展,其他領域則扮演協力者的角色,才能發展出特色。本校以設計產業為目標,帶動全校院系學科的發展,從創意發想、概念設計、成品設計、工程設計、生產製造、企劃行銷到上市銷售,整合文化產業(文學院)及科技產業(工程暨管理學院)等兩個部門。本校學系專業領域具有多樣性,能夠支援產品從設計、製造到行銷的整個過程,適合具多樣複雜特質的產業趨勢。
推動跨領域學習:打破學系本位僵固的藩籬
傳統的大學是以學系為教學核心,也就是學系本位;師生生活在僵固安全的學系城堡之中,難以跨越的藩籬框限了師生的勇氣和創意。然而產業需要的是跨領域人才,我們不應該框限學生學習的範疇,大學應該讓學生倘佯在無邊界的學海中,依興趣自由組合所需課程,適性學習。跨領域學習已成為各大學的教育趨勢,然而跨領域是一種態度:一種願意跟別的專業領域對話的態度,願意站在別人的立場看事情的態度,同時有能力聽得懂別人在講甚麼的能力。
跨領域學習,並不是要學生漫無目標地到處修課,因為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同時學會多領域的專業知識。跨領域學習是要鼓勵學生勇敢地跨出自己的專業去探索、冒險,學會與不同系的人一同完成一件作品或一項挑戰。然而,要形成一個跨領域學習的校園氛圍,首先要改變的是老師,因為老師常常在無意間流露出專業本位的思維、學系本位的思維。
華梵大學在跨領域學習的做法是降低各學系專業必選修的應修學分數,學系基本要求學分為68學分,學生可以自由選讀外系課程達34學分,自由修讀多元的通識課程26學分,並列入畢業學分計算。此一措施讓學生有多元選擇,得以在128畢業學分之內,修讀跨領域不分系產業學程或外系第二專長課程。
不分系產業學程強調跨領域學習、專題式學習、實戰學習。開放全校學生選修。產業學程具有以下基本要素:必須與產業連結,並提出新的學習型態;課程分為基礎培訓、業界實習、實務創作研發等三個部分;要有合作廠商;要有實際產品產出,並能提出商業模式或實際經營。本校目前開設有人文旅遊產業學程、科學創意玩具產業學程、社會設計學程、微型創業學程、應用傳播學程、多媒體設計學程。本校同時推動跨系亮點課程,鼓勵各學系將「部分選修課程」改設計為「部分外系學生」亦適合修讀,以提供本系及非本科系學生修讀。各系推出的「跨系亮點課程」若能做有系統的模組化設計,則可以設計為第二專長學程,提供非本科系學生修讀。
翻轉教學:發展新世代的課程與教學模式面對劇烈變遷的時代,傳統的教學方式已無法完全適用於新世代的學生,無法激發學生強烈的學習動機,也無法因應網路時代所帶來的知識革命,在課程設計與教學方法上,都必須因應新世代的學習特質進行轉型。從做中學、體驗學習、統整學習、以戰練兵,較能引發學生的學習動機,獲致較佳的學習效果。
從實境中學習,必然是跨領域的;學生必須整合不同領域的知識,解決實際的問題,或進行實務的創作。課程特色如下:1.具有跨領域的統整思維;2.能帶領不同學系學生進行跨領域的對話;3.行動導向、問題解決導向的專題式學習;4.能在現實的情境中學習;5.各課程必須充分合作,讓學生能統整應用所學。
以華梵大學的社會設計學程為例,其翻轉教學的作法如下:近40位同學與石碇商家共同參與學習,課程分為三階段:第一階段,針對石碇慢活產業經理人培訓規劃課程,將石碇未來的區位發展以「慢城、樂活、療育」為主軸出發,強調自我行銷、區域整合的重要,並教導商業包裝行銷的技巧,以及慢活體驗氛圍之設計。第二階段,教師與學生一起赴店家訪視與問題診斷。第三階段,針對不同主題開設師生與店家共同學習的工作坊,提出包裝設計、特色產品設計、場域改善、深度旅遊行程規劃及行銷等改善方案,真正達到跨領域及實境學習的課程效用。
自主學習:彈性化、客製化的學習制度
當今教育之困境在於學生不知為何而學,對於學校所給予的課程缺乏學習動機,因此教師必須能激發學生內在的學習動力,使其願意克服困難、面對挑戰,真正得到知識的增長、能力的提升。以學生為中心建置其客製化的學習地圖,沒有必修規定;教師扮演學習引導者、資源提供者的角色;建置「募課平台」,學生參與課程設計;成績與學分核給彈性化,打破傳統期末統一給分制度。
傳統大學以學系專業為核心的制度,目標是培養具有相同專業能力的人才,其實是一種大量製造標準品的生產模式。因此,每位學生都需要接受相同的一體化的教育內容,同時具有相同的水準,在此思維之下,教務制度的設計與學則規範極為僵化,無法回到因材施教、適性發展的教育原則,而且無法滿足學生個別的成長需求。
「彈性化」是未來大學教務制度改革的核心概念,取代傳統「標準化」的思維,並破除傳統要求「公平」的迷思,例如要求全系學生接受一致的必修課程、評量方式。其次,從管理出發的各種限制性規定,例如,學年學分制的雙從約束、學期最低修課學分的約束,都不是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設計,都必須予以打破。

 

cron web_use_log